别拿蔚来比理想

· Jul 31, 2020 333

昨晚,理想汽车在纳斯达克上市,第一个交易日,以每股 15.5 美元收盘,市值达到 139 亿美元。 因为种种你懂得的原因,理想汽车团队没有亲赴美国,而是在位于北京顺义的理想交付中心完成了「云敲钟」。 昨晚的朋友圈属于理想,刷屏之盛况不亚于两年前蔚来汽车的 IPO。 理想是继蔚来之后,第二家登陆纳斯达克的中国造车新势力。曾经缔造了易车和汽车之家的两个人,换了条赛道,又成了外人眼里的对手。 这两家公司经常被拿来相提并论,只不过,这次理想的 IPO,补齐了一个重要的对标维度。 理想的几个转折点 和任何公司一样,理想从创立到上市的道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其中,几个关键节点值得一说。 2015 年 6 月,李想离开他创立的汽车之家,同年 7 月 1 日,「车和家」正式成立,这就是理想汽车最早的名字。 而就在车和家成立之前的几天,我在东三环的一家星巴克还采访了李斌和李想,那是他们针对蔚来汽车(当时叫 NEXTEV)项目首次对外发声,彼时李想还是以蔚来投资人身份出现的。 而在车和家创立之初,李想想做的是一辆为城市中短途通勤打造的四轮微型电动车(SEV)。我一直很期待这辆车问世,但因为法律法规等种种原因,它最终流产,李想果断停掉了这个项目。虽然在我看来有些遗憾,但现在回看,不得不承认,这个项目的及时终止,对理想汽车是至关重要的,这是他们的第一个转折点。 李想曾经说过,他们只有一次出牌机会。谁知道,这张牌出到一半,又被拿了回去,换了张新牌出来。 SEV 项目的失败没有让理想团队就此消沉,原先规划中的第二款产品——中大型 7 座 SUV「理想 ONE」在 2019 年 10 月终于上市,这也是目前理想汽车的唯一一款产品。 在我看来,理想上市过程中第二个至关重要的节点,是美团及王兴的投资。 在云敲钟现场,李想特别感谢了经纬创投的张颖,原因是张颖三次在理想汽车最需要钱的时候出手相助。理想 ONE 上市之后,理想需要继续融资,张颖给李想的建议是「把你身边有钱的朋友都拜访一遍」,李想找了四个经营千亿级公司的朋友,最终王兴和张一鸣答应投资。 在今年 6 月理想的 5.5 亿美元 D 轮融资中,美团贡献了 5 个亿,而在去年 8 月的 C 轮融资中,王兴个人出资将近 3 亿美元。这两轮投下来,美团和王兴及其关联方拥有了理想汽车 23.5%的股份,是最大的机构股东,而李想个人持股 25.1%。 理想 IPO,我认为王兴起到的推动作用是巨大的,他的入局,不仅提供了财务支持,也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背书。当然,这次 IPO,也让王兴血赚。 对比蔚来,理想股票更值得买? 首个交易日,理想几乎达到了和蔚来一样的市值。两家企业的 IPO 表现,终究免不了被拿来做无意义的对比。 昨晚,一个蔚来的投资者跟我抱怨:蔚来上市一堆人吐槽,理想上市却是另一番风景,有点想不明白…… 其实不管是蔚来还是理想的 IPO,都不乏祝贺者和看衰者,但理想这次 IPO 的舆论环境确实要比蔚来那次好一些。原因其实不难理解,微观来看,首个交易日,理想股票从每股 11.5 块一度涨到 17 块多,而蔚来首日却一度跌破发行价。 理想在招股书里披露的经营状况,也要比蔚来略好,比如正向现金流和正向毛利率。这似乎让外界对理想的前景有更坚定的认知。具体的数据在此就不列举了,相关文章已经太多太多。而从新车交付量来看,蔚来 IPO 前只交付了几百台 ES8,理想 ONE 现在的交付量却是过万的。 宏观来看,在蔚来 IPO 的那个时间段,大部分对所谓「互联网造车」还持怀疑态度,蔚来替友商们承受了太多压力。 我们应该用一个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待蔚来和理想的前景,如果坚定看好智能电动车这条赛道,以及由此带来的出行变革,那么现在蔚来和理想的潜力都还远没有被释放,也就不存在谁家股票更值得买的问题,蔚来和理想谁更好,也并不那么重要。 就像王兴所说,「那些认为李想的理想是操盘一个千亿美元的理想汽车的朋友们,你们还是低估了一个数量级。」对蔚来和李斌来说,道理是一样的。 而在登陆资本市场这条路上,蔚来和理想并不独行,小鹏汽车也在推进 IPO 进度,接下来,或许还有更多。 增程不是原罪 在对理想不看好的声音里,增程电动这个技术路线是被指摘最多的,正如当初很多人对蔚来换电技术的质疑。而当人们说起「智能电动车技术」这个话题时,特斯拉才是最「政治正确」的那个。 技术确实有高下之分,但任何技术最终都要转化为商品,市场表现是验证技术是否可行的重要指标。事实上,在我看来,特斯拉和蔚来/理想做电动车的思路,其实一定程度上折射了中美两国的市场特性。 美国是技术驱动的市场,极客文化盛行,当初乔布斯就曾经说过,苹果要做的不是满足用户需求,而是创造需求。而特斯拉身上的技术基因则更为明显。 但中国是购买力驱动的市场。人民需要什么,企业就做什么。蔚来和理想,一个是纯电路线,一个是增程路线,看似不同,但本质上来说,他们的解决方案,其实都是在尽可能满足消费者对「电动车」这个产品的需求,蔚来的补能体系和理想的增程电动,都是在想方设法消除用户的里程焦虑,让用户因此买单。 我相信理想终有一天会完全纯电化。而现在的增程路线,有助于他们用最少的资金、最短的时间打造出一个爆款产品,在李想眼里,他们当下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拿到自动驾驶时代的门票。 就在云敲钟仪式上,李想表示,将把 L4 级自动驾驶的研发进度提前到今年开始。 看似特斯拉、蔚来、理想们现在做的是交通工具,但这远不是他们的边界。就像谷歌,靠搜索引擎起家,但早已不只是搜索引擎。 当然,理想所面对的,也绝不是一帆风顺的前景。比如,理想 ONE 的销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第二款产品是否能击中消费者痛点?自动驾驶的研发是否是一个大坑?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接下来几年,理想对于资金的需求,要远比现在多得多。花钱效率超高是理想团队的优势,但这不等于理想拥有绝对让人放心的持续造血能力。 说几句题外话 在蔚来和理想成立的最早期,我们就在跟踪报道这两家公司,因此,不管是蔚来还是理想的 IPO,都免不了让我感慨。 还记得 2014 年我第一次试驾特斯拉 Model S,当时写了一篇文章,主要观点是批评特斯拉后排差劲,我司创始人胡阿姨看完文章,对我进行了深刻的批评,她认为,不能以传统视角去看待特斯拉这样的新生事物,那次聊天深刻地影响了此后几年我对智能电动车的基本态度。面对蔚来和理想这样的造车新势力,我们始终愿意抱着一颗宽容的心态去看待,在汽车这个长期一成不变的传统行业里,不管是马斯克,还是李斌、李想,都是值得尊敬的,因为他们敢于变革,我的生活,也因他们而变得有趣。 在这场变革中,有人收获了财富,有人重塑了世界观,有人得到了一台和以往截然不同的交通工具,每个人都在一定程度上被它影响着,终究无法置身其外。 但这场历时多年的「追剧」,还远没有结束。

Ibeo 成为长城汽车首个量产激光雷达供应商

· Jul 31, 2020 333

2020 年 7 月 30 日– 德国 Ibeo Automotive Systems GmbH 成为中国最大的 SUV 和皮卡制造商长城汽车的全球首家固态激光雷达系列供应商。最新研发的 ibeoNEXT 固态激光雷达被应用于 WEY 品牌的 SUV 车型。Ibeo 已委托 ZF Friedrichshafen AG 负责生产传感器和控制单元,长城汽车委托毫末智行科技有限公司进行 L3 自动驾驶系统的开发,毫末智行是长城汽车控股的子公司。亮道智能将为此次量产项目提供测试验证服务。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也是自动驾驶技术发展最快的市场。 继 2019 年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后,Ibeo 已经与长城汽车进行了一年的前期开发。随着 2020 年 7 月 13 日双方签订采购合同,项目正式开始交付。未来,Ibeo 将提供一套能够支持 L3 自动驾驶的激光雷达系统,以实现高速公路长距离自动驾驶。该系统由新型 ibeoNEXT 固态激光雷达、控制单元和目标感知软件组成,能够与其他系统交互从而达到安全驾驶的目的。长城汽车将在高端品牌 WEY SUV 系列量产车型中使用 Ibeo 技术,该车型将于 2021 年交付。亮道智能负责全套激光雷达系统的测试验证工作,提供包括传感器测评的真值系统搭建、自动化场景提取工具链、测试验证大数据平台等产品与服务。 “ 毫末智行在自动驾驶领域有多年积累,对智能驾驶的量产投入非常坚定。我们为自动驾驶传感器融合系统选用了全新的固态激光雷达,并且会完成全套的系统整体能力的测试验证,来保证系统的安全性与可靠性。通过与 Ibeo、亮道智能展开全新的合作模式,毫末智行会为长城汽车提供全球领先的自动驾驶产品。”,毫末智行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凯说。 “ 与长城汽车的激光雷达的采购合同是全球有史以来最大的激光雷达量产采购合同之一。对于 Ibeo 来说,此次合作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我们将借此进一步扩大在激光雷达领域的全球技术领先地位。我们是中国第一款基于激光雷达的 L3 自动驾驶量产车型的供应商。”Ibeo CEO Ulrich Lages 博士说。” 我们将与长城汽车一起,进一步加深合作,开发用于自动驾驶的传感器系统和解决方案。我们很荣幸能有亮道智能这个强大的测试验证服务商加入,使得我们能够实现产品按期交付。” 亮道智能 CEO 剧学铭博士表示:” 亮道智能成立之初的愿景就是赋能未来出行,提升行车安全。很高兴能与国际领先的激光雷达公司 Ibeo 合作,在长城 WEY 平台上应用这项先进的技术。此次合作属于首开行业先例。我们希望通过努力,共同开创中国高级自动驾驶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