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都茶馆摆了一场「荣门阵」,上汽荣威都说了啥?

· Jul 29, 2020

摆龙门阵,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聊天、闲谈的意思,这活儿还有一讲究,那就是必须要在茶馆里去摆,这也是四川人一种享乐的生活方式。

百度百科上是这么说的:茶馆日夜开放,茶客多半有闲,时间不成问题,此为「得天时」;茶馆环境宽松,氛围随意,设备舒适,可站可坐可躺,时时茶水伺候,摆者不累,听者不乏,此为「得地利」;茶客多为龙门阵之「发烧友」,目标一致,兴趣相同,摆者有心,听者有意,一呼百应,气氛热烈,此为「得人和」。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兼得,龙门阵自然百战百胜,越摆越火。

这不,就在成都车展前夕,上汽荣威邀请了包括极客汽车在内的众多媒体,在尧棠公馆摆了一出龙门阵,上汽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俞经民、软件中心主任、上汽技术中心副主任李君、荣威品牌营销部总监兼市场及公关总监王建峰、上汽荣威营销部 R 标新零售及用户运营总监姜辉,四位大佬共同坐阵,一起侃了很多东西:包容荣威的 R 标、接下来的品牌思路、智能化要怎么走,还有话题热点特斯拉云云…..

那么接下来,enjoy。

荣威的硬核时间

在开始不久,我们就直接进入了硬核时间,来听听来自李君的分享。李君是谁?上汽荣威智能驾驶和软件定义汽车领域的老大,地位可见一斑。

在分享开始,李君就抛出了一个很有忧患意识的观点: 到 2025 年,整车价值将有 40%来自于电子和软件。「如果我们 OEM 不在软件方面布局,那么将来我们就是个打工的。」 而这也是上汽要开始向往电子和软件方向转型的原因。

汽车诞生百年以来,一直站在价值链的高端,可以说是傲视整个供应链体系。但是在软件定义汽车时代,格局会发生变化。按照他的说法, 到 2025 年,整个汽车的价值将有 40%来自于电子和软件(现在差不多是 10%-15%)。

上汽也是打造了自己专属的中央集中式的电子电器架构,包含四个域:ICC 智算域、ICM 智舱域、IPD 智驾域和 IAM 智联域,分别负责中央运算、座舱、智能驾驶、智能网联相关项。

李君表示:「我们这个架构跟特斯拉的是非常相像的」。但是不同之处在于,具体形态不一样,特斯拉整体都是统一的基于 Linux 打造,而传统 OEM 则是多家操作系统的融合(比如车控是基于 Linux 系统打造、娱乐大屏则是基于 Android 打造)。「我们会在中间层打造 SOA 软件平台,这个软件架构在 IT 行业应用得广泛,但这还是第一次引入汽车行业,它能支撑我们将来汽车的服务体验,都是可订阅式的汽车体验,就像订杂志一样的道理,不断地产生新的商业模式。」

李君表示新的架构将会在 2022 年推出。届时,将会是上汽荣威新变革的开始。

为了支持这个大计,上汽成立了自己的软件公司——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零束软件分公司。李君不止一次表达出对于人才的渴求,他说:「我们在打造以人为本的数字化创意团队,要招揽行业顶尖的领军人物」,甚至李君表示:「我告诉 HR, 如果招进来的一大半人的工资不比我高,软件中心没有成功的理由。

至于招多少人,李君给了一个目标值:年底大概会发展到 500 人。这还不止,李君说明年年底这个数目计划达到 1000 人,到 2023 年,要达到 2200 人规模。这样的工作量不可谓不大。「在疫情期间,我有一多半的时间,包括周六周日都在招聘。」

那么这些人才要做什么,或者说,上汽在软件领域要做什么内容?李君用七个字来总结:「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在反思我们做 OEM 的核心能力是什么,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可能全部自己做,商业链比较成熟的就外包,我们要打造与品牌调性相关的软件,人员现在分布在各个事业部,专注于打造底座的软件技术和两个垂直业务的交互。」

李君认为搞软件,圈子文化很重要,要有范儿(有点孟母三迁的感觉),所以他们正在市区内找一些像谷歌一样的大科技类公司的圈子,去那里扎根。「现在我们主要的办公地点还是在安亭,但是我们的创意工厂、软件平台、数据架构将来会转移到市中心,目前还在选址」,「将来我们会有大概 1500 人在市中心」。

「我们的高层也下定了决心。当然我们以前在「新四化」方面也在不断地投入,这次讲的不仅是技术的问题,更多的是企业的组织、文化、愿景的变革。」李君这样说道。

这个时候,李君不忘提一嘴特斯拉:「过去是增量市场,车企对于真正地去创新,包括操作系统和芯片的创新,我觉得大家还没有决心去做这个事情。刚才我也说了,这个事情的投入要几百个亿,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需要一个事件来督促它做这个事情。 从道德角度来讲,这个我们应该感谢特斯拉,以前你想做,没道,现在特斯拉开创了道 ,包括小鹏也在走这个路线,我们上汽也会走特斯拉的路线,这条道是很好的。」

道确定了,但是怎么转呢?在李君看来,做好利益和变革平衡是一件很复杂和有挑战性的事情。

这一点其实已经有一个很明显的案例,那就是大众,在全面向电动化、自研方面转型过程中,首款电动车 ID.3 在量产前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软件问题,甚至直接导致 CEO 迪斯的辞职。

对于大众的转型之举,李君也是看在眼里。在他看来,大众的体量很大,他们选择策略是从自身现状出发的。而上汽借鉴了行业内很多经验教训之后, 目前的整体策略还是小步快走,争取每走一步都是坚实的。「就像盖房子要先搭好基础再起高楼,不会转型转得那么快。」

与此同时,这两年的技术路线、产品形态都已经逐渐清晰,剩下的很大程度就是看每个企业怎么有效地整合资源,是否能够找到合适的人才以及团队去操盘这件事。

在李君看来,进入到软件时代,汽车企业、供应商、友商都应该抱着共赢共生的理念合作,因为软件汽车时代并不是一家企业能做成的,需要生态圈和供应链,只有开创一种新的合作关系、获取共同的利益、实现价值共创,才能打造出大家共同创造的、健康的蓝海市场。

荣威的焕新

不过即便如此,转型的成本很高,需要有新的营销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来支撑这件事情。「我们看到了目标,看到了一座山在那里,但走过去才是重点。」

这里就要提到荣威新的营销和商业模式。

R 标的推出将荣威品牌做了一个很好的区分,植入更多年轻科技的元素进来。而在运营模式上同样如是。

R 标车型会采用全新的商业模式,不再采用 4S 店的传统营销模式,而是推出 R-Super Center 城市旗舰店、R-Center 城市中心店、R-Store 城市商超店,以及离用户更近的、专注售后服务的 R-Station,这些模式,把整个销售环节当中产品的展示、下定、交付,以及售后服务和一些体验连接在一起。

全新 R 标新零售服务模式是公开透明,价格全国统一,用户不用担心不明收费问题,同时推出直营交付模式。针对一二线城市以及前期扩展的城市,无论用户在哪里订购车辆,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最终的交付都在厂商直营的交付中心完成,这样确保给所有的用户提供统一标准的服务和统一品质的产品。

而在产品层面,姜辉表示,明年会在全新架构的基础上,实现电池「可充可换可升级」,这又是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点。

显然,荣威完全是按照独立品牌的模式来定义和运营 R 标车型。

荣威接下来要做什么?

至于荣威的下半年,俞经民表示:「不敢说整个市场,至少 荣威下半年比上半年翻一番是基本有把握的 。」

同时他说,下半年会有很多工作要做。首先,由于 R 标车型采用直销模式,没有传统 4 店,所以要加快建设 To C 的平台以及新车交付后的服务平台,同时进行更多品牌和用户端的创新。

虽然两个新标都更多的向年轻化倾斜,但是就像王建峰说的那样:「这并不是说忽视老年用户群,而是像李君总说的『我们只是把概念变了』,以此更凸显出整个品牌的意义。」

其次,进一步深入与战略合作伙伴的合作。斑马自不用说,从 16 年就一直在合作了;当然还有 5 月刚刚宣布战略合作的华为,共同推进 5G 等领域的发展。

此外,荣威还有与故宫博物馆的合作,俞经民表示,这个合作会是长期的。「今年是「紫禁城 600 年」,明年是和大英博物馆的合作,荣威都会深度参与。」

下个月,荣威 ER6 上市,如果北京车展如期举行,则还有 MARVEL R 开启预售,年底还有智能座舱 2.0;明年 MARVEL R 的 5G 版本也将来到大家身边;再进一步,明年 4 月份到 6 月份,随着软硬件的整合,智能驾驶的相关成果也将呈现,当然,还有 R 标系列的其他车型产品。这个时间安排的是,满满当当。

小结

到这里,龙门阵也接近尾声了。

从这次上汽诸位高层交流的内容中,你能够看到,荣威在智能化、电动化转型上的思考,同时也有想要实现品牌向上的决心。

只是,在新的转型过程中,荣威依然会面临很多的难题,诸如新零售渠道的搭建,如何平衡新老利益之间冲突、如何提供更好的用户服务,如何进行用户运维,具体怎么操作荣威还需要摸索一番。

在听完龙门阵之后,我还是会感叹一句:中国车企想要实现品牌向上真的是很不容易。在和这些外资以及合资车企相比,自主品牌在技术、口碑、用户运营上都要需要付出足够多的努力才能实现那么一点点的突破。

不过,电动车的出现为车企品牌向上提供了另外一个新的机会和思路,卖到三四十万的蔚来是一个成功案例。如今,品牌焕新、推出 R 标的荣威也开始了自己的尝试,期待荣威为我们带来更多惊喜。

1


Related Posts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